1. 首页
  2. 搞笑段子
  3. 鲁迅名句化身怼人金句

鲁迅名句化身怼人金句

  中国“网易哒哒”上发表一篇漫画,将原名周树人的鲁迅改名为“周怼人”,平常有些叫人哑口无言,或碍于种种原因,难以顶撞回去的话语,套上鲁迅的妙笔居然能怼得对方哑口无言,大快人心!

  鲁迅最近被网友玩坏了。几个月前,社交媒体流行将徐志摩、沈从文等民国大作家的名句变成撩妹∕撩仔金句,鲁迅贡献了一句“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取自《野草》的《墓碣文》)。近日,中国“网易哒哒”上发表的一篇漫画让鲁迅独挑大梁,将原名周树人的他改名为“周怼人”,搜查资料还蛮有一手的段子手,将鲁迅文章里的精彩文字变成怼人怼得哑口无言的金句。更搞笑的是:画者还让化名“周怼人”的鲁迅在怼人时戴上墨镜、粗金项链,手夹一根粗香烟,痞气+霸气十足。

  “怼”(dui,念第四声)这网络流行词去年在中国爆红,当选2017年度热词。“怼”大致上虽有语言攻击、回击、顶撞和调侃的意思,但轻重深浅的伸缩性极大,可以是亲友间的互损、斗嘴;也可以是不和的两人的讽刺、挖苦和骂战;更可以是理念不同的两人一来一往,理性地互辩。

  互联网时代给了公众一个表现自我的平台,多少让华人褪去了以往含蓄的“民情”,不管是正面或负面,深思熟虑或耍耍嘴炮,都敢于抒发自己的想法,“一言不合,就开怼”,与其吞下肚子生癌,不如“潇洒怼一回”。“怼得好”比“骂得凶”更叫人心服口服。“怼”显然比“骂”,甚至“撕”更高级,更有修养。然而要怼得高级,而不是泼妇骂街,那就要请教像鲁迅这样的大文豪了。

  这篇在中国网上广传的“周怼人”漫画,设想出用鲁迅的文字来怼老板、上司、客户、同事、脑残粉丝、断送孩子幸福的父母、看得不爽的朋友等的情境。平常有些叫人哑口无言,或碍于种种原因,难以顶撞回去的话语,套上鲁迅的妙笔居然能怼得对方哑口无言,准叫人大快人心!

  @有些人超爱用:“你行你上啊!”“你这么本事就来做∕演∕管∕写∕唱等等呀!”

  鲁迅这么怼:“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斧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对批评家的希望》)

  @有些人就爱说:“他还是个孩子啊!你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来盖过他们家教的失败。

  鲁迅这么怼:“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战士终竟是战士》)

  @有些人老爱扮清高,劝人大度:“这点事情也要计较?太心胸狭窄了,宽容是一种美德!”

  鲁迅这么怼:“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死》)

  鲁迅这么怼:“父母对于孩子,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鲁迅这么怼:“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鲁迅日记》)

  中国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文化研究者郭沫若在“周怼人”漫画里往往被鲁迅怼得体无完肤,让不明就里的读者忍不住问他俩之间究竟有何瓜葛?

  上网搜索,“鲁迅为什么骂郭沫若流氓”“鲁迅和郭沫若的恩恩怨怨”等标题的文章不胜枚举。但有个叫“山地之仔”的写手却很中肯地从鲁迅和郭沫若的文字里求证,还了这两位文人一个公道:两人因为文学理念不同,目标不一致,确实有过笔战,但并非唯恐天下不乱,以讹传讹的写手所渲染得那么狗血,让人还以为在看宫斗剧呢。

  譬如曾有人称鲁迅这么说过郭沫若:“远看一条狗,走近一看还是东洋狗,咦到了眼前,原来是沫若先生。”这其实是造谣杜撰,经段子手有心渲染,以讹传讹,懒得去查证的世人也就信以为线年,郭沫若以笔名“杜荃”在《文艺战线上的封建余孽》一文说鲁迅是“资本主义以前的一个封建余孽”,“是二重的反革命的人物”,“是一位不得志的Fascist(法西斯主义者)”。

  网上的段子说:鲁迅立即反击,称郭沫若是“才子加珂罗茨基”(或许是俄语,指流氓痞棍)。但寻遍鲁迅的文章却找不到这句线年,鲁迅在演讲《上海文艺之一瞥》上提及郭沫若有份创设的“创造社”为了在文坛站稳,曾激烈地批评当时新文坛最大的社团文学研究会为商务印书馆翻译的外国著作,这显然是来踢馆的举动。后来商务印书馆也有出版创造社员,包括郭沫若和张资平的译著,创造社站稳了脚后,也不再审查商务印书馆出版物的误译之处,来作专论了。鲁迅称他们“也有些才子加流氓式的”。

  两人彼此仇视一世的传言是不能成立的。鲁迅去世后,当时人在日本的郭沫若连夜用中文写了《民族的杰作—纪念鲁迅先生》,又用日文写了《坠落了一个巨星》,以鲁迅徒孙的自称来悼念他:“鲁迅生前骂了我一辈子,但可惜他已经死了,再也得不到他那样深切的关心了;鲁迅死后我却要恭维他一辈子。”

  倘若鲁迅读到这篇爆红的漫画,他或许会写篇《怼网上段子手》——既然封他“周怼人”,就让他怼得淋漓尽致吧,正如他在1936年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中就斩钉截铁地回怼小报的不实报道:“我和郭沫若、茅盾两位,或相识,或未尝一面,或未冲突,或曾用笔墨相讥,但大战斗却都为着同一的目标,决不日夜记着个人的恩怨。然而小报却偏喜欢记些鲁比茅如何,郭对鲁又怎样,好像我们只在争座位,斗法宝。”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早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早报网站无关,早报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

  为了享有更好的电子报阅读体验,请下载应用请输入关键词你错过了吗?今年哪个字让你感触最深?立即投选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访客的头像

留言列表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